纬创印度iPhone工厂遭暴力打砸 是薪资纠纷还是另有内情?

访问:

[活动]阿里云“企业飞天会员年终盛典”:新户最高可得1212元红包

纬创印度iPhone工厂遭暴力打砸 是薪资纠纷还是另有内情?

从网上曝光的视频来看,现场大批工人不仅砸毁了一楼办公室的玻璃与设备,同时还对二楼部分生产线设备进行了破坏,停放在室外的部分汽车也被砸毁并掀翻,甚至被烧毁。

随后,当地警方赶到现场处理,并对部分打砸者进行了逮捕。根据印度经济时报(Economic Times)报导,已有约100位参与暴动者陆续遭逮捕。

至于此次打砸事件造成的损失,有传闻称,打砸损坏了超过21000多部iPhone,多辆汽车,以及价值超过10亿欧元的机器和固定财产。

而根据资料显示,在2018年初,印度卡纳塔克邦(Karnataka)政府已经批准了纬创购买43英亩土地的申请,纬创宣布投资68亿印度卢比(约合1.05亿美元)在当地建设制造工厂。

随后,纬创在该工厂的投资也进一步增加到了290亿卢比。目前该工厂主要生产苹果iPhoneSE以及部分物联网(IoT)产品和生物科技设备。

因此,在打砸事件当中,有部分的iPhone被损毁确实很有可能,但是是否有这么大的量就不清楚了。另外,该工厂的总投资约290亿卢比(约3.25亿欧元),显然,怎么打砸也不会有10亿欧元的机器和固定财产。

纬创也对外表示,目前确定厂内生产线及存货仓库等并未受到破坏。因此,损失并没有传闻的那么严重。

针对纬创印度厂房发生暴动,卡纳塔卡省工业厅长薛塔尔(Jagadish Shettar)承诺将对在该省投资的外商企业提供所需保护,以避免如此暴力事件再度发生。

起因是“薪资纠纷”?纬创:暴动人员非员工,是犯罪事件

至于此次纬创印度工厂打砸事件的起因,印度时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这是一起因“薪资克扣”而引发的抗议事件。

《印度时报》援引一位内部员工的控诉称,一名工程毕业生的许诺工资是2.1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864元),但最后却降到了1.6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420 元),而最近几个月又降到了1.2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065元)。

如果是非工程毕业生,月薪更是低至8000卢比(约合人民币710元),承诺的工资数额的持续下降,让人非常愤怒。

随后,在12月11日当晚,该工厂部分员工在讨论公司持续克扣薪资问题时,甚至有员工反映,只拿到了500卢比(约合人民币44元),在群情激奋之下,很多工人在夜班结束之后,随即开始进行了暴力抗议。

不过,纬创对此并不认可。纬创称,其每月根据合约按时向劳务仲介公司支付了所有款项,以支付工人的薪资。同时,纬创强调这不是罢工事件,而是犯罪事件。当地治安长期不佳,让新厂房成为歹徒目标,外面的人跑到公司内部捣乱,并非员工。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一位熟知内情人士称,纬创一共委托当地5家劳务公司帮纬创寻找并雇用工人,且纬创每月都如期按照承诺薪资条件,把资金拨给劳务公司。因此,印度媒体报导声称纬创对原先承诺给员工的薪资不断调降,完全与事实不符,这应该是劳务公司与工人之间的纠纷。

随后,印度卡纳塔卡省工业厅长薛塔尔(Jagadish Shettar)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经初步调查显示,纬创均按时支付劳务公司给工人的薪水,正进一步深入调查是否有外力介入,以及薪水流向的透明度与查核等问题。

薛塔尔说,“工人对公司有任何不满却不向政府主管投诉而使用暴力,令他们感到震惊,政府正在调查是否有外部力量促使工人无视法律。”

据了解,印度经常发生外资企业的内部印度籍管理层、或者外资企业聘用的律师、会计专业人员勾结外部人士甚至官员制造事端,再充当中间人协调对当地法律与潜规则不熟悉的外资企业支付巨款解决问题,这些不法的中间人再与外部人士分赃。

一位长期在印度当地经营的台商高阶主管也表示,印度经常发生外资企业有「内神通外鬼」情况,上从印度籍执行长、总经理、财务长,下至基层印度籍经理和管理工人主管,都曾发生过勾结外部(有时甚至是印度官员)制造事端,再向公司勒索中饱私囊。

但万一被外资公司稽核查获不法,也曾发生过这些「内神」鼓动基层制造暴动,勒索在当地孤立无援、又不熟悉印度复杂法令的外资公司。

这名台商说,由于一些外资公司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满足勒索者的条件以尽快恢复生产,这也让上述「印度独有劣行」不断上演。

不过,纬创这起事件是否牵扯外部人士,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

涉事工厂管理层与当地政府沟通较少?

纬创已在印度深耕10多年,2015年起更陆续在印度北部和南部设厂,在此之前从未曾发生过类似事件。

根据当地熟悉内情人士透露,纬创更换2015年起在印度北方省诺伊达设立合资厂,及之后到班加罗尔一起规划、兴建厂房的台湾经营管理团队,但新的经营管理团队负责印度业务后,较少与外界交流,连当地政府和台湾驻当地机构举办的活动也都鲜少参加。

一名曾在纬创南部第一厂房工作的人员也告诉中央社记者,过去的台湾管理团队,即使高阶主管必须美国、台湾和印度到处跑,但很愿意花时间与印度员工互动,举办交谊活动,甚至抱着吉他唱歌表演,与印度籍员工一起吃同样的食物,打成一片,好似家人一般,但这种情况在新的团队进驻以后,已鲜少看见。

台商强调,在文化与生活习惯完全不同于台湾的印度经营企业,最重要的是要融入当地,但确实近年有些到印度投资设厂的台湾企业,自认是“世界级的大厂”,还可直通总理莫迪办公室,且已有完善机制可应付任何问题,完全拒绝与当地、甚至台湾社群联系往来,但印度较偏向联邦制,各省较为独立,若平时不建立情谊,等到发生问题时,“当然会孤立无援”。

相关文章:

印度iPhone代工厂因为劳资纠纷发生职工暴力事件

本文素材来自互联网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